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奴隶母女

奴隶母女 三年前的一个秋天,父亲因为政治斗争失败而入狱,母亲和我把隐蔽得最深而未被没收、存在香港的、仅有的20万美元,支出一大部分给一个香港蛇头,我们自己仅剩2万美元了。  这个蛇头还是我父亲的老友,说是尽了最大努力才压到这个价钱。我们母女俩千恩万谢地拜托他给我们弄了两个新的身份∶巴西华侨。..

车上强暴

车上强暴 「铃铃铃……」客厅的电话叫个不停。  谁啊!谁啊这么早打电话来,要知道难得有个星期日休息啊!我及不情愿的起床听电话。  「喂,哪位?」  「我啊!是大壮。」我这才想起来,星期一答应朋友去一个乡下的亲戚家搬傢具回城。  「哦!是你!」  「啊,现在在哪里啊?」  「我就在你的楼下,你..

亲目强奸

亲目强奸 2008年的时候在农村的父母帮付了20万的贷款,我终於在武汉有了个小户型的房子,我也买了二手车,到小洁的学校更方便了。  我们决定等小洁毕业找到工作后就结婚。  因为我的承诺和买房买车,小洁也再没有和其他人有联系,她说想做一个贤妻良母,只对我一个人好。  2010年小洁要毕业了,她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