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性爱技巧 >> 强迫口交
强迫口交
我跟母亲算是不合的,从小到大的印象,母亲好像就是很不满意父亲的工作,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,母亲就选择离开我们,我对小时候母亲的印象,还真他妈的一点都没有,直到我争气上了好大学,而老爹年轻困苦钢铁事业,到了这几年赚了不少钱,老爹总是笑得很开心。我问老爹说怎不在娶一个,老爹没说甚麽,只说她这辈子只爱我妈而以,埃,老一辈的人总是专情,这话果然不假

  那知道今年圣诞节,我跟老爹还以工厂同事,大伙一快庆祝,钢铁厂裡很多父亲手下的老师父,多半都是经济不太好的家庭,所以老爹每次有节日,就会找我这鬼灵精的帅气儿子出主意。

  记得前年的中秋节,我搞了两台龙舟给那些叔叔阿伯们,分年轻组跟中年组,两方人马在某某小湖直线PK,报名参加了起码十来组左右,最赢的奖金五万,整好一队人马分一分也很多,冠军队那对是工厂最最资深的老师父,其实在比赛开比前,工场一堆人早来拜託我,希望我把那些家庭经济很难过的人,全部排一组,其他人会想办法不要放水这麽明显。

  哇靠,还有内定这档事,这裡就看得出来公司裡面的人情味真的很重,这才是台湾人的正宗台味。害我当天老爹颁发冠军奖金,我在台下哭得比谁还惨,因为老爹也不知情,埃。这次圣诞节大餐,老爹特地请厨师准备五十几隻大烤鸡,山上野放味,当天就在工厂烤了起来,还说尽量吃,不用怕,公司员工还有带家庭,跟朋友的,老爹一是同仁,来就请吃,除了烤鸡还有素菜,饮料无限畅饮,老爹常跟我说,做人就是要感恩图报,千万不要一开始看不行,结果就早早放弃了。

  我听得出这话中有话,应该是暗指老妈,毕竟老妈太放弃老爹,这就是她的不对。结果当晚我先进门口,老爹停车晚点就来。发现门口怎站一个人,是个打扮琳珑有致的美丽妇人,我看了看她穿的OL装扮,发现原来是某知名航空公司的主管,这邪门了,老爹从我出身到现在,不少女人想贴上他,来的都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子,都被老爹打发掉,也没看过有空姐这高等级来贴上老爹。难不成是找我?

  这可得了,我虽然花心,不过我对熟女还没啥兴趣。我问了声,阿……,这个姨字脱口就太没礼貌了,人称嘴甜王便是在下,我话一转说,美女姊姊你找人阿?怎在我家门口呢?只见那美主管,微微的浅笑,带了个你很幽默的表情看着我说,你这孩子嘴真甜,跟妳老爸就不一样,我看是像到我了。靠,虽然我在蠢,但是也是听得出来,凭我的理解能力,马上分析出来,首先老爹沉默寡言,一脸和气生财貌,铁定跟我不一样,不过外人怎麽可知道我跟了老爹差多了,知到我嘴甜没话讲,因为我自己说的。

  那知道老爹不爱说话,这也知道?就当她妈这美妇人是瞎猫碰到死耗子,矇中的。那第三句是怎回事?像她?那裡像?嘴巴甜吗?将以上线索何起来,既然知道老爹个性,还有我像她,这不就叫我往边想吗。难道这是我妈?我那打从我出娘胎有记忆以来,没见过几次面的老妈?她妈妈的,这麽劲爆的消息,我光是用想的就浑身发抖了。我决定先唬烂,骗走这个身分不名的女人,免得等等老爹看到这女人,打击太大导致心脏衰竭,衰的正好我跟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共度下半辈子,我才不要哩。

  我说姊姊阿,我老爹在后边停车场,不如我带妳去找他,那女人带着怀疑的表情说,真的吗?可别骗我阿?我说,漂亮姊姊,妳不是要见老嗲,所以听我的话准没错。这女人点了点头,说,跟你走吧,我心想先带去那兜圈子,套套口风在让她跟老爹见面,好死不死,老爹正好从电梯出来,就这样一碰面,接下来得是我不想细说了。

  简单的说一下,毕竟本少爷现在头痛很,不想多废话了。就是老妈离开我的原因是因为,老爹工作不是她理想的中的生活,所以她跑去做空姐,一路干上主管,现在坐办公室,不用到处飞,但是最近财务出现困难,而且是大危机,老妈连同个董事会东借西帮忙的,总算凑了大部分的资金出来,不过还差一点,就想到老爸这几年来的事业起飞,决定硬着脸皮来跟老爹借钱。

  老爹钱是一定会借的,但是我就是很不甘愿,那女人在老爹有困难选择离开,现在自己有难处却找裡老爹讨夫妻情,让我他妈的很不是滋味,最后老爹开了一张支票,给了老妈,还要我开车送母亲回家。其实老爹问我一不要,本来不想要,但是越想越气,就决定开车载母亲回家,老爹以为我是想要跟母亲多聊聊,亲近亲近。天晓得根本不是这样,我心中暗了个计画,准备待会实行。

  我在车上一直笑脸迎人,把怒火全部往肚裡吞,几年来的怨气,让我有点丧失理智。我巧妙的套问了母亲支票的事,说老爹借你多少,母亲说五百万,我嘴角他娘的都僵到了,老爹你这不是摆明送钱吗?我说不信,不然支票我拿来看看,老妈凹不过我,就把支票来出来,我车开到一偏远角落,这附近是工业区,除了野狗外不会有人经过,除非我他妈的倒了八辈子的霉,做个坏事也会被巡逻员警逮到,那我也无话可说。

  母亲见我停车,问我怎麽了?我说这支票我先收着,老爹同意,但我不同意,母亲急了。说这不是闹着玩的,我威胁说,要不然现在把妳丢下车,外面起码走半小时才会到市区,而且这附近废弃工厂很多,当然野狗也聚了不少,母亲整个一脸大便脸,冷言冷语的说,妳敢威胁我?

  我说有何不敢,我将我几十年来的一肚子鸟气全部说了出来,从小到大被同学笑说没人要的小孩,让我童年自尊心整个受创,导致我现在都非常乐观,我想除了个性,这事情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我对母亲说到,一、我把妳贴下车然后妳自己在想办法到我家找老爹,不过在妳找到的时候,我早就跟老爹一起飞去纽约看郭泓志去了。二、妳现在好好听我的话,说不定我心情好,自然就还妳。母亲的态度有点软了下来,哀声叹气的装可怜,本少爷不吃这一趟,把车开到某海边的暗处,藉着月光的照射之下,还可以看得清楚。

  我对母亲说,看来你是选择二了,所以我现在说的话妳最好听,懂了吗?母亲说了声是,但是表情跟语气听得出来很不耐烦,我看了看母亲,浓妆豔抹、一脸淫荡漾,以前身为空姐,说不定飞来飞去也被不少外国人差的慾生慾死,在看看母亲的玉手和那双丝袜美腿,看来空姐保养的好习惯,让母亲虽然已年过四十大关,却还是该凸的凸,该凹的凹。其实我最看中的是母亲那对美唇,吹弹可破的唇蜜,丰厚而温润的水感,让我嚥了嚥口水,难怪我五官比例不错,原来是遗传到妈的脸蛋和皮肤。

  母亲被我盯着身体看,自己也觉得不太舒服,这种被鼻人视姦的感觉,女人总是别敏感。我对母亲说,帮我口交,服务的好的话,我考虑给妳,我脑海早已经是母亲那粉唇吞吐我肉棒的模样,母亲身子阵了一阵,不敢相信我说的话。身为女人,要帮男人口交是可以,但是对象是自己的儿子,就感觉很不好,尤其现在又被威胁,更是不爽到最高点。我对母亲挑了眉毛,说不愿意?母亲冷冷的说,你会后悔的。

  我将阴茎摆了出来,那半软半硬的阳具,母亲看了看,没多说甚麽。那白皙如霞的葱指,握了握我的肉棒,我意思要母亲赶紧含屌,但母亲手套弄归套弄,而脖子却还是下不来,我一个生气,直接把母亲的头往我肉棒狂压,母亲蜜糖般的香唇,含住我的肉棒,随着我不停的腰部往上挤弄,母亲的口腔那温暖的舌头,不停的吸允我的肉棒,直到我的肉棒整个沾满口水,而硬挺而上,母亲挣脱我的压摆,恨狠狠的看着我,眼神竟是羞愧,怨恨,说不出来的苦楚,为了钱竟然被儿子压着吸他的肉棒。

  我走出门外,将母亲脱了出来,母亲跪坐在地上,我在一次将肉棒送到她眼前,这时候的阳具更是粗硬,我看母亲那抵抗的眼神,更是令我感到不快,我用左手顶这母亲的后脑勺,固定她的头,把肉棒不停的蹭她嘴唇上面,晃动阴茎拍打母亲的粉唇和脸颊,母亲就越更是闭嘴不张口,让我更是不快。我将支票拿出来,威胁说要撕烂,这下好了,这女人心急,竟然眼角带泪,鼻子抽蓄红通通,一脸快哭的表情。很可惜对我没用,我说你要自己替我好好含,还是我在用强硬的手段?母亲望着我的脸和支票,只好默默的用食指环绕一个圈圈,扣住我的肉棒根处,开始不情愿的口交舌技。

  这女人真的是极品,那灵活的舌头,舔的我龟头阵阵酥养难耐,不停的绕圈含舔我的龟头,在动不动就用两片嘴唇,形成一个O字型,包住我我肉棒前端,吞吐自如,尤其是右手还在我根处不停的上下套弄,用的我发出一阵又一阵的低沉声。母亲这时候开始整根没入口中,整个头含住阴茎摆动头部,整个O型嘴一下右边转个几度,一下左边转个几度,上下改变刺激位子,阳具在口中被那舌头不停的紧贴,发出悦耳的吸允声,那好像吃拉麵一样的吸麵声,吸的我精气神都快被母亲给吸乾,母亲好像把乱伦这种禁忌抛在脑后,而我也享受母亲的口交。

  最后母亲最后冲刺,我压着母亲的头部,还在决定是要口爆还是颜色的时候,母亲一个手捧阴囊,让我刺激感达到最高点,就直接在母亲口中全部射了出来,我赶紧拔了出来,正好阴茎一挺,还有一股浓精直接射在母亲的脸上,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女人可以让我射的这麽爽,单是用口交就能让我这样,那如果抽差呢?

  想到这裡我的阴茎又在挺一次,母亲站了起来,用面纸擦拭脸上的精液,并且把口中的浓精全部吐在地上,并且说,爽了吧,可以把支票回给我了吧?

  我眼睛毒扫着母亲的身躯,那约165高的身材,胸部约B,不过看起来非常挺,不知道是胸罩关析还是本身就是这麽挺,那双黑色过膝袜,我定眼一看,发现不是普通膝袜,好像是吊带裤,我一个抓住母亲的嫩臂,将她身子一转,压在车前的影擎盖上,母亲一脸惊恐,说你别太过分。我不理会,我将母亲的紧身窄裙掀了上来,果然没错,是吊带裤,这母亲还真够敢穿,那对屁股说不上翘,而且有点下垂外扩,不过在窄裙的紧压下,更显得丰润饱满,我恶狠狠的掐了这肉臀一把,此时母亲还想挣扎,我一左手抵着她的脖子,右手摸着母亲的嫩穴。

  在耳边对她说,你这淫娃荡妇,替我口交的时候竟然淫水尽流,我手指在母亲那嫩穴裡面抠弄,很滑很好进去,结果我抠抽没几下,母亲竟然高潮了,看来这种暴力是的威胁让母亲更是快感十足,我顿时清醒过来,何必为了一个贱女人把自己弄成这样,我将母亲抬了起来,安抚他情绪到她车上,并且侃侃而谈了将近一晚上到白天,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完了。

  母亲没多说甚麽,她说她犯的错早就已经超过于我,主管这位子可不是这麽容易的坐得起的,有时候陪老闆顾客做爱,是很正常的,不过母亲说她想通了,她这次事情结束后,会去重新生活,永不打扰我的父子两。我将母亲连同支票送回她的住处,一路开车回家,对母亲的强迫口交行为,不知为何有种罪恶感,我叹了叹口气,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人生总是在后悔,何不快快乐乐过一声呢?

  每当我肉棒发痒,我就依着母亲离开公司后,给我的地址,去找寻那温暖的嘴唇,一解我阳具之痒。

  【完】